2008/2/4

邁向人造生命(一):又見Venter


上星期在期刊《科學》(Science) 的網站上隨便瀏覽剛發表的論文時,注意到來自美國馬里蘭州J. Craig Venter Institute的研究人員發表了一篇文章。沒想到隔天台灣的新聞媒體就刊出相關的新聞,說「合成再造細菌DNA/人造生命邁大步」(自由時報),或是更聳動的「成功合成DNA/人可望取代上帝」(中國時報)。其實這篇文章本質上並非知識學理的創新或典範模型的精煉,而是報告某個技術突破的案例──研究人員利用化學合成的方法,成功地組合出一個生物體的整套基因。而名列共同作者之一,就是該機構的創辦人,J. Craig Venter。

Venter是個極具爭議性的人物。多年前我曾經聽過他的演講(註),他講話帶有熱情與感染力,難怪當年可以說服那麼多投資人出錢成立Celera公司,以民間私人企業的身分與多國政府跨國學術團隊對抗。他利用獨創的「全基因體散彈槍定序法」(whole genome shotgun sequencing method)就要後來居上,逼迫跨國團隊快馬加鞭,最後兩方言和,同時分別發表成果,完成人類基因體定序。到了今天,其他生物的基因體定序也都是採用這個當初被人批評為不可行、一定失敗的「散彈槍法」。不過Venter當家叱吒風雲的Celera公司,卻並沒因為握有人類基因體的龐大資訊而賺錢,反而虧損連連,Venter被逼退轟下台。這下子Venter得罪兩方人馬了──學界人士厭惡他,因為他不但用很短的時間與相對上少量的金錢,就趕上跨國團隊的進度,還竟然企圖把基因體資訊這種應當讓科學社群共享的成果,變成有商業利益的機密;而出錢投資的股東更痛恨他,因為基因體定序花錢如流水,完成後公司不但沒賺錢還賠光光,只成就了Venter在科學史上留名。

人類基因體定序的成功讓Venter的聲名攀上高峰,但是也讓他雙面不討喜,裡外不是人。Venter沒得選邊,乾脆自謀出路。早先Celera股價還在高點時,分紅配股已經讓他擁有鉅款成為大富翁。他就捐出大筆金錢,創辦了非營利的基金會與研究所,從事基因體相關的技術、應用與法規問題的研究。他又去募集其他資金,最後創設了J. Craig Venter Institute (JCVI),把幾年來成立的組織通通整合起來,自己帶頭當家。JCVI既有雄厚的基金當後盾,做研究就不必全倚賴聯邦政府的補助、不受傳統學界經費審查的掣肘;又是非營利的科學研究機構,也不必妥協於商業利潤與獲利的考量。所以他可以擺脫保守學界與商業功利的牽絆,勇往直前,執行野心勃勃的研究了。

設計與產製人造微生物,正是當前Venter野心勃勃追求的目標。Venter認為基因改造過的微生物,可以是面對未來人類能源與污染問題的因應方法。他想利用基因體定序所學到的資訊來畫藍圖,設計出可以達成特定任務的微生物,比方說:可以把某種有毒廢棄物轉化成無害物質,或是可以利用代謝硫氫化合物產生化學能的細菌,讓這些生物成為微型生化機器人或是迷你小工廠,為人類服務。

坦白說,當我首次讀到Venter的專訪,宣佈人造微生物的點子時,我實在懷疑這樣的雄心壯志的可行性有多高。面對複雜生命現象的全貌,當今看似豐富的知識與先進的研究,到底能夠描繪出幾分真實機理呢?念生物學念了這麼多年,我是心知肚明而心虛的。而對於人類想任意去創造新生物的想法,更有心理上情感上的不安。《侏儸紀公園》的劇情與「生命會找到出路」的印象早已深植人心,人一定不勝天,面對自然與生命應該要謙卑一點。不過Venter似乎沒有這些懷疑與憂慮,他設定了目標與方向,挹注資源,大步大步走下去,向前行。

狂人跟偉人的差別,也許只有一線之隔而已。這個世界上絕對不能有太多Venter這種人,不過也不能沒有這種人。


註:關於當年Venter演講的內容經過以及其他感想,請參閱「解讀人類基因組的人」系列:
之一,基因圖譜怎麼破解?
之二,他在做什麼,我又在做什麼?
之三,成者為王,敗者為寇?

3 個意見:

Blogger scipao 提到...

Venter 這傢伙還在這個合成出來的黴漿菌基因體上簽了自己的名字呢。

http://tinyurl.com/2l3ost

不過,沒人會太在意這些純粹突顯自己的作法就是了。

2008/2/4 下午4:17  
Anonymous ws 提到...

I like this information provided in this article

Please continue updating his research and achievement in his thought of "他想利用基因體定序所學到的資訊來畫藍圖,設計出可以達成特定任務的微生物", and how he overcomes the difficulties of applying developed 基因改造過的微生物 to solve 未來人類能源與污染問題 and 大步大步走下去,向前行。

It is the fun part living in U.S. that there are always some unique, smart, ambitious 狂人 coming up with crazy ideas and trying to change something fundamentally in all fields.

2008/2/9 上午8:33  
Blogger 纖毛蟲 提到...

scipao:
哇哈哈, Venter果然是Venter, 怎會放過這種愛現的機會? 謝謝你的補充.

ws:
其實距離真正「有用的合成生命」的目標,為時尚遠.不過看著這些嘗試的歷程,覺得他們其實是很認真努力的.

2008/2/13 下午10:08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這篇文章的連結:

建立連結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