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6/12

預防癌症的疫苗之二:想不想接種?

二十年前,Rose教授來到我們學校的醫學院當助理,開始研究如何檢測引發女性子宮頸癌有關的人類乳突病毒HPV,結果一路走來,他們最後竟研發出可以預防HPV感染,以避免女性子宮頸癌的癌症疫苗。經過三期臨床試驗,日前美國的藥物食品管理局FDA通過默克公司(Merck)的申請,成為史上第一種通過許可上市的人類癌症疫苗。

Rose來到我們系上演講時,他很坦白地說,通過衛生藥政機關的許可,卻只是一場漫長爭論的開端;而且接下來除了科學因素之外,非科學因素也免不了要介入:首先,美國的疾病管制局CDC必須決定該怎樣施打這種疫苗,對象是誰;然後州政府與保險公司也跟著決定費用給付的問題。由於疫苗是藉由防治致癌品系HPV感染而達成預防子宮頸癌的效果,所以施打的時機必須在人們有機會感染HPV之前就完成才有效果,等到已經感染就沒用了,因此默克建議是對青春期前、尚未開始有性行為的少女全面施打,一共三劑,每劑間隔幾個月。

小女生通通接受預防注射,就可以預防成年後得到子宮頸癌。聽起來不是很好嗎?問題是疫苗的費用不便宜,要好幾百美金,要怎麼支付呢?如果全面接種,政府哪有這樣的財力負擔或補助?如果要自費,最後又是中下階級吃虧,因為他們付不起,但是這批中下階級正是最迫切受疫苗保護的一群,因為他們相對上也沒有資源沒有知識去照顧自己的健康,比方說知道要定期做抹片檢查。此外,美國這幾年傳統基督教會勢力的興起也是一項複雜因素。因為HPV的傳染與性行為有關,要如何對未成年的少女解釋為何要注射本身就是一項挑戰,沒解釋清楚的話好像又在鼓勵少女可以放心有性行為,因為有疫苗保護。對教會人士而言,最佳的預防方法應該是要少男少女守貞,不可以有婚前性行為,以減少與延後受到HPV感染的時間,用道德規範來保護子女,而不是鼓勵年輕人可以縱慾。所以教會方面主張根本不必也不該全面對少女接種疫苗。此外,就算CDC最後決定接種疫苗是選擇性的而非強制性的,誰能決定要不要接種?父母?少女自己?醫生?老師?美國有些州法律是許可醫生在少女要求下,開立避孕藥物而不需告知父母。如果爸爸媽媽要求女兒一定要保守貞操直到結婚,不讓她去接種,但是少女自己決定說要跟心愛的男友親熱,所以偷偷要求醫生幫她施打疫苗,到底醫生要怎麼做呢?若法律說接種一定要父母許可,但是如果不幫少女注射,她還是可能一樣會跟男友上床,這不就讓她曝露在危險之中?

昨天讀到新聞,知道這種疫苗真的在順利通過FDA審核,成為世上第一種上市預防癌症的疫苗。而默克也已經向台灣的衛生署提出Gardasil疫苗的核可申請,應該很快就會通過。同樣的問題,在台灣當前這種性觀念保守、性知識貧乏、但是性行為開放的詭譎社會風氣,又該怎樣面對?是不是每個小學四到六年級的女生以後都要打三針?是自費還是健保負擔?遇上當前台灣全民健保嚴重的財務問題與保費負擔問題要如何解決?這是你我馬上就要面臨的課題。不過看看台灣的媒體,寧願墮落到樣樣以藍綠對決當綱領,寧願每天無限/無餡地爆料,寧願炒作泰安休息站多熱鬧,寧願渲染總統女婿羈押時有沒有被手指挖肛門檢查當頭條,寧願為一句成語解釋調侃個好幾天,卻不知道、不懂得、不願意花費精神去探討我們妹妹女兒的身體健康。

1 個意見: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這讓我回想起.三合一疫苗..小兒麻痺疫苗.....接種的結果反而更多病....有空可以去查日本的相關報導...我記得日本停止施打了..在約二十年前.

2009/1/2 上午12:02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這篇文章的連結:

建立連結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