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0/9

遇見方塊字


在台灣,有人喜歡講話時動不動參雜一兩句英文 (well, maybe這樣講話比較能顯現某種風格,you know?) ,但其實相對稱地,西方人眼裡中國文字似乎也是很酷的符號。每次看到美國職業運動球星身上的刺青,胳膊上印著奇怪組合的方塊字,總覺得很滑稽。

如果把中文當作時髦符碼拿來消費已不算新鮮,在知名科學期刊上看到美國學者從中國文字中去探究事理呢?

不久前出刊的《科學》(Science)上登出了一封讀者投書, 作者是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的研究人員Reed Wickner。他是研究引起羊搔癢症與狂牛病等神經退化疾病之致病蛋白prion的專家。經過說文解字推敲一番,他認為從中國字來看,或許羊搔癢症在古 代中國就已經出現了。他說以「瘙」這個字為例,是由表示疾病的偏旁,包著表示手的「又」與蟲子的「虫」,而「痒」這個字更是由「病」字邊與「羊」這兩部分 組成的,痒與羊發音也相近,很可能就是古代中國人已經觀察到羊隻會有顫抖摩擦、類似抓癢的動作等此病明顯的徵狀,所以把這種病症用羊來表示。他還認為當年 羊肉應該是重要的食物來源,因為「養」這個字就是「羊」與「食」組合而成的。他另外舉證了好些跟病徵有關的中國字,像「痴」「痘」「疱」等等,都是跟知 識、像豆子、或與形成小包有關的病症,既標音又會意,因此他推測痒跟羊有關的邏輯是有旁例可循的。

讀到這樣的解釋,有什麼感想呢?有人感到無比興奮與光榮,心中充滿「知識的滿足」與「文化驕傲」;不過我比較氣度狹小,態度上就傾向挑剔質疑。那篇投書中用以舉例的幾個字像瘙與痒等,都不是我 們現在慣用熟悉的字型,難道是簡體字還是俗體字嗎?用此來推論幾千年前的造字初衷還準確嗎?這些字通通都是形聲字,可以用會意字的方式解釋嗎?

發揮做研究的精神,想了解一下「痒」這個字到底在古文中是什麼意思呢?於是找到了教育部《異體字字典》網路版,查到這個字有兩個定義:

(一)ㄧㄤˊ
身體器官或皮膚黏膜發生潰瀾或生瘡的症狀。同「瘍」。《說文解字》:「痒,瘍也。」《周禮》天官疾醫:「夏時有痒疥疾,秋時有瘧寒疾。」
憂慮成疾。《詩經》小雅正月:「哀我小心,癙憂以痒。」《毛亨》傳:「痒,病也。」
「瘍」之異體。
(二)ㄧㄤˇ
「癢」之異體。

所 以原來「痒」這個字,除了一般認為的是「癢」的簡筆異體之外,其實還有一個正體的字義是與「瘍」相通,不是指搔癢的病症,而是潰爛生瘡的意思。所以 Wickner或許是不知道或有意忽視古字本意,卻用後來異體的字義以及日文漢字借用的字義來論述,得出的結論不無可議之處。如果我們用與Wickner 相同的邏輯來分析中文繁體的「癢」,是由病字偏旁與「羊」「食」所構成的,是不是表示有人吃羊肉會過敏呢?

其實Wickner的推測也不 見得真的有錯,幾千年前古人究竟是如何造字的,這幾個字除了會意形聲之外,有沒有經過轉注假借也不得而知,我花費這番功夫去推敲其實根本沒有意義。捫心自 問,自己究竟哪跟筋不對,要如此小題大作?想一想,很快就明白了,原來我潛意識裡不服氣的是中文方塊字攜帶的微言大義,怎麼就給一個西方人拿來做文章了 呢?來到美國後要使用英文,花了一段時間才克服/減輕因為語言表達與實際能力之間的落差所產生的心理障礙,但即便是來美多年的今天,如果美國人聽不懂我表 達什麼,心裡首先還是先懷疑是不是自己的英文講得不對,發音不準或是用錯字了,其次才會想到說不定是對方不夠用心才沒弄懂。就因為使用的不是母語,讓自信 心先天打了折扣。結果現在連中文方塊字詮釋權都讓洋人分去一杯羹,還公然振振有詞地在美國主流學術期刊上發表,難怪我會心理不平衡。

0 個意見: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這篇文章的連結:

建立連結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