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6/24

唐獎 2016

2016唐獎的生技醫藥獎,頒給發展出CRISPR/Cas9基因組編輯平台的學者:Charpentier,Doudna,與張峰。CRISPR近年來在生醫研究上掀起熱潮,不僅拓展了基礎研究的工具,亦具臨床應用潛力,我預測也會獲頒諾貝爾獎。唐獎這次搶先肯定了。 某些學術獎項因預先頒給未來的諾貝爾獎得主而被津津樂道,說是顯示該獎項的評價眼光卓越。撇開Lasker Awards已被視為諾貝爾生理或醫學獎的先聲不談,例如2008年美國細胞學會ASCB把年度最高學術獎項E.B. Wilson Medal頒給發展出GFP工具的Chafie與Tsien錢永健,當年年底兩人偕同下村脩再獲諾貝爾化學獎時,我當時的博士後指導教授正是ASCB的選評委員召集人(他自己也是先前得主),他們就很自豪選對了。又如我博士班的母校也參與頒發一個隸屬美國化學會ASC分會下的化學獎項 Harrison Howe Award,統計有近四成在他們頒獎後10年左右會再度受到諾貝爾獎的肯定。Howe Award曾經先後頒給兩個台灣人,是誰呢?大家應該可以猜得到,試一下再去看答案。在他們的Harrison Howe Award得主網頁中,更是直截坦白列出獲獎者後來得到諾貝爾獎的年度。 回到唐獎,我真的覺得今年選出來的得主未來也會得到諾貝爾桂冠。我記得尹衍樑先生捐贈這個獎時有遠大的志向:高額獎金,不分國籍種族,他想要表彰的是要與諾貝爾獎區隔,以互補未能關照到的領域。意圖建立人類普世價值肯定的唐獎,想必不會、也不應靠類似的操作建立聲譽,否則,就太昂貴、也太廉價了。


0 個意見: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這篇文章的連結:

建立連結

<< 首頁